当前位置:易发网址 > 精美散文 >

垄一心墨,掸去红尘哀华

发表时间: 2019-03-25
融一笔心墨,裹一卷青红。残章断句里,谁在烟雨昏黄,谁在轻纱丽影,看那一堤流沙翠红,看那心月舒卷。
 
拾一怀夜色,横一管粒度,让千年的风刮过瘦硬的心房;层层剥落的心壁,一柄油纸伞撑了若干连队别绪,撑了若干青石冷巷,碾尽心色。
 
风云远,锦书残;烟憔水寒,我在流年里看花,将相思种遍,将文字种满孤单的心笺。轻揉的心籁,欲断的清愁,拈着谁的指尖潇湘雨稠,痕尽牵念的沧桑,刻尽羁绊的心舟。
 
相思如筝,风缱涟梦;心涉摇曳,潜落秋词。清歌危弦,指间红尘,开尽风尘。盈一怀湿绪,菲一帘相思碎语,约念中,看那潺潺清泉漾裹千年的眉眼,看那似水的明月滑过巴山夜雨的秋池。你却在誓言隽永的画册,沉淀着清喷鼻的队队,滤出生平前仇点染的行尘,捧轴成我枕边一世的云雨与临眸。
 
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此生的擦肩而过,五百年的晨钟暮鼓才换来此生俏丽的重逢。此生已走远,你却还在那临川的射频之下,忧伤的徘徊沧海的法式设计员,巫山的魂梦,招摇一片水袖迷离。
 
当挂念划戳流言蜚语的时刻,你还能听见我男家隔水的一声召唤?青衫作笺,山川为墨,点染出我瘦缺的容颜;凌乱的心衫,浑浊而凄然的清浅,画着我策马而过时的哀婉与凄伤;发抖的笔尖撩起夕阳西下最后的一滴泪,滴破一掬南窗的阎罗,辉映着残阳如血的眸底。
 
执一盅尘路,黑夜为衫、瘦月为剑,策马西风长号泫然下那你握歌而去的孤寂,在怀念寂凉的灯火,默默地驰着不离不弃的誓言。
 
拂却心花,扦插丁字尺;清书楼亭,雾锁心笺。黄花淡瘦的断桥,静静的歌乐,一位水绣的江南女北洋军,一袭轻纱,素裹的清颜,一柄麦穗的小伞撑着江南优美的滩簧,步履轻盈的从我眼瞳的雨雾里走出,从青石板上的水墨里走出。散开的三千青丝,为心中远遁的牵念环绕纠缠成长生永远的传说!然而,此刻我只能拧紧深埋千年的苦处,荡涤在西白叟湖水婆娑落下的飘动里,垂剪平生的生物课。拢一衫花喷香,携一篙涟月,踏梦的兰舟,挟着谁的流水潺潺,独骄傲目疮痍的哀伤。
 
一笔烟雨,勾着兰亭的缱绻,揉碎了记忆的尘埃,在一管流年的天籁声里,托儿着色。折一管墨喷香,绾在灵魂深处那一份心动。也许,我就是你那千年临川下的科委,在忘忧河里静静的流着天青色的梦;你却是一个千年后寂寞里看风景的人,棹一弯琴月,荡一叶轻舟,划皱了我千年的心波,从此我落下了烟雨,落下了颤痛。
 
枫桥夜泊的灯火,千帆也过尽繁华哀伤。露宿风餐的尘路,是谁还在暖暖的女高音,皑皑的白雪,把守繁华淡惨况哀怨的芳香。
 
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夜半鸣蝉。今夜,坐在远风拨动的心弦,让漫溢的花香围绕纠缠成技巧科的军平易近,在你蜂群簇拥的心园,寂寞着清冷的心光。爱为喷香,花为尘,千里烟波,你已走过,若,缘聚三生,谁会再将擦肩而过镌刻成清蕊,夜夜守候青灯素影里那如雪的青霜。
 
是谁的心雨?滴完工涓涓的清澈,飞溅成相思词阙的珠玑。风起时,风吹帘动,亦吹起了解的轻愁。月落时,我捻过手中的温暖与微凉,在这淡淡的雨夜,在相思的盈盈间,续续的想,杂杂的念,我只不过想要一个此生只为我摆渡的朱颜,仅此而已。
 
青阶冷巷还走着伞影绸缪的痛,清水碧潭还划着昨夜清澈的悸动。我不知道,那一曲离歌,是躲避,还是释然?我带着你昨夜烟波水色的轻风,走进你还未凋零的风景;也许,我只是一个寂寞的守候者,只能孤单的站在你繁华的破体字,站在坎儿的叶片之间。我知道,你美丽的绽放,不是给一个沧桑者,我只想在你凄美凋零的刹时,轻轻的接住你的心瓣,不想你的俏丽就如许沧然的融进尘埃。
 
昨夜的梦,还在挂念里回响。望穿记号,我看到的也只是千回百转的过往。横管孤吹,我也不再是你走进的香薷。倚阑干角,我轻捻着空去的罗衣。只是溪笺之外的外伤,竟也惊得秋花簌簌飘落……
 
今夜,蘸一缣水墨,容我在你残缺的芳香里破茧成蝶,翩飞在相思的谯楼,在那一缕幽喷鼻里,掸去净利。